快捷搜索: 高考作文 

成长与追梦齐飞初心与岁月同在——读《为言语智慧而教——薛法根与语文组块教学》有感

  成长与追梦齐飞初心与岁月同在——读《为言语智慧而教——薛法根与语文组块教学》有感。在夏雨淅淅,山色葱郁的夏月时节,有幸了全国著名特级教师薛法根老师的《为言语智慧而教——薛法根与语文组块教学》一书。

  与薛法根老师初识结缘得益于萍名师工作室的网络教研平台(如:《猴子钟果树》《狐狸和葡萄》《半截蜡烛》《剪枝的学问》……),薛法根老师的课常常以“一支粉笔、一块黑板、一位老师、一群学生”的常态呈现在我们眼前,薛老师人与课朴素的就像一杯无味的白开水,没有任何添加,干净而简约,质朴而灵动。他所践行的正是语文教师孜孜以求“简简单单教语文,扎扎实实促发展”的教育情怀。

  当下有个很让语文教师尴尬的现象:当你上完一堂语文课,如果有人问你这堂课教了什么内容?你往往无从回答。所上的就是这一篇课文,似乎什么都教了,又似乎说不出到底教了什么,好像什么都没有着力地教。同样的问题,数学老师就常常就很干脆,比如教《圆的认识》,他会很肯定地告诉你,这堂课教的是圆心、半径、直径、周长、面积等与圆相关的数学知识,绝对不会似是而非、模棱两可。

  这从一个侧面折射出语文教学的现状:我们的语文教师是在教教材,而不是在用教材教,心中并不清楚要教些什么,更不清楚要教到什么程度、用什么方法教合适这些问题。

 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“为言语智能而教”是解决语文教学“高耗低效”的一剂良方。薛法根老师认为:语文教学应以发展学生的言语智能为核心。发展学生的智慧潜能是教育的价值追求,发展学生的言语智能是语文学科的独当之任。语文教学应该重视“双基”,但知识不等于智慧,技能也不等于智慧。语文教学必须超越知识和技能,智慧,应建立在“鲜明的思想”“活生生的语言”“儿童的创造”三根支柱上。

  在板块化的语文学习活动中,学生有了足够的时间和空间,学得更充分、更自主,实现了“一课一得”“得得相连”,言语智慧得以充分发展。组块教学还致力于学生对学习内容的自主选择与自主建构,培养学生的性和学习力,让学生获得终益的语文学习智慧。

  那么什么是组块呢?薛法根老师指出:在认知心理学中,有意识地将许多零散的信息单元整合成一个有更大意义的信息单位,并贮存在大脑中的心理活动称之为“组块”,而把贮存在大脑中的信息单位称为“相似块”,也称为“图式”。人们在学习实践活动中积累了丰富的信息单位、知识单元,也就是“相似块”,这些“相似块”有各种不同的类别,如语言相似块、情感相似块、形象相似块等,而“组块”则是认知过程中的一种组织策略和整合行为,是一种学习方式,具有重组、整合的功能,它可以提高记忆的容量和效率。人们对的认识常常要依赖“相似块”的存在和“组块”的心理活动。语文学习过程是个体心理“相似块”重组、整合的运动过程,语文学习过程中、理解、、积累、运用的每一个阶段,都离不开“组块”的积极活动。

  小学语文组块教学基于组块原理,将零散的教学内容整合、设计成有序的实践板块,引导儿童通过选择性学习和自主性建构,获得言语智能的充分发展和语文素养的整体提升。

  组块教学在内容上基于教材,植根于生活,将鲜活的生活素材融入课文、引进课堂,及时充实、调整、重组教学内容,具有性;在结构上突破线性思,采取板块式的教学结构,凸显教学重点,拓展教学时空,更具灵活性;在功效上实现一个板块活动达成多个教学目标,减少无效劳动,具有增值性。

  (一)组块集成。就是要善于从文本中提取需要积累的语言材料,重新组合成有内在联系的板块,以促进学生的理解和记忆。学生在读写之中,可以凭借自己已有的知识和经验,通过联想、想象,形成一个整体的“组块”,从而扩展识记的组块容量,促进学生识记能力的发展。而在各个学段中,识字教学始终是一个重要的任务,也可以借助“词串”的形式,提高识记效果。词语可以组块,片段、篇章都可以抓住内在的联系,形成更大的组块。更为重要的是,如果我们能引导学生自己从文本中提炼、归类这样的词语组块,那么,学生就学会了发现文本主要信息的能力,学会了重组言语材料的能力,也就学会了主动阅读。而这,正是组块集成训练的根本目的。薛老师在教学《剪枝的学问》时,开课伊始薛老师便以听写词语直接入题,对于这项比较枯燥的内容,薛老师却设计得独具匠心,组织得妙趣横生,他通过组词“鸡蛋”“鸭蛋”“脸蛋”,让学生写“蛋”字,不仅训练学生听辨的能力,还把写字指导有机渗透其中,接着又追问“刚才的三个词中哪个蛋是不能吃的”,从而活跃了课堂气氛,促进了学生思维的训练。

  (二)语境再现。读者凭借作品中的语言描述,地像作者当时那样去想、去写,就能最大限度地体验到作品中蕴含着的独特思想与情意,进而能更加真切地领会作者如此说、如此写、如此遣词造句的奥妙所在。可以说,“语境在现”方能进入作者的内心世界,方能进入作品的深层结构,领略到阅读的无限乐趣,获得语境中的言语智慧。写作是作者在特定言语条件下的语言活动,作者的创作,必有具体的、个性的言语冲动、言语目标、言语、言语对象,也必定有语言技巧上的斟酌、推敲、选择、取舍。这些都是学生阅读智慧的钥匙。比如:人教版四年级下册《夜莺的歌声》教师就要引导好学生通过在特定的之中品读理解好“小夜莺”的机智勇敢及对敌人的痛恨。

  (三)迁移运用。学生在学习中习得了丰富的言语经验,而在课堂教学中又学得了宝贵的言语知识。言语经验和言语知识只有通过言语实践才能得以融会贯通,化为现实个体的言语能力、言语智慧。学生的言语智慧正是在“学得”与“习得”的融合中生成的,这个融合的过程就是“迁移运用”。在语文课堂教学中,我们要善于从文本中选取典范的、学生可接受和模仿的言语组块,提炼出其中蕴藏的言语运用规则,创设学生熟悉的生活化情境,引导学生借鉴运用,实现迁移。比如人教版五年级上册《“精彩极了”和“糟糕透了”》中:巴迪七岁的时候写了一首诗回家,妈妈的亲吻像雨点一样:“这首诗太棒了!这首诗真的是你写的吗?精彩极了!”两个叹号,一个问号,我们不仅可以引导学生学习好妈妈的语言、神态、动作,更为重要的还可以引导学生学习这段话就是妈妈的,符合妈妈这个人物的语言。如果把这段话变成:“这首诗写得不错。”小孩子马上就知道,这个人跟巴迪没有什么关系,冷冰冰的。妈妈夸孩子,永远是不切实际,很夸张的,“这首诗太棒了”能有多棒啊?一个七岁的孩子写的,“真的是你写的吗?”她哪里不知道是他孩子写的?“精彩极了!”有多精彩,假的。但这是妈妈的爱,妈妈的语言特点。对话也要符合人物的身份,我们让学生写,假如你考了76分,回家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会怎么说?不同的人物说得不一样,小孩子回家不仅得到了读写迁移的训练,还从其中学会了观察。

  成长,我们一直在上;追梦,我们永远不停歇。腹有诗书气自华,唯有不断学习才能走在向远方前行的上,从而滋润学生,丰厚自己。在工作室张老师的坚强带领下,我们学到的不仅仅有对学科教学的专业知识,还汲取了一份追求的力量。在悠游的岁月中,只要我们把教学变成一种情怀,一份担当,就能诗意地栖息在教育大之上,守望这方沃土,静享一芬芳,方能不负初心,不付芳华。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• 成长与追梦齐飞初心与岁月同在——读《为言语智慧而教——薛法根与语文组块教学》有感
  • 熟练掌握多种语言文字对我的成长很重要
  • 我的成才梦来自语言
  • 行测言语理解与表达逻辑填空:1、总的来讲“社会”在处理与国家的关系过程中强调其自主性的成长与
  • 15关于逆境成才的名言谚语